《言叶之庭》:有雨,便是另一个世界

言叶之庭
外文名:言の葉の庭 The Garden of Words
电影
导演 新海诚
人物设定 土屋坚一
作画监督 土屋坚一
音乐 KASHIWA Daisuke
制作 CoMix Wave
上映日期 2013年5月31日
影片长度 45分钟
中国播映情况 乐视网(网络播出)
版权信息 ©Makoto Shinkai/CoMix Wave Films

认识新海诚,我的经历与大多数人相同,靠的就是《秒速五厘米》。记得那时因为学业压身,分了三次才看完全篇。从那时起,我就被那种刻意模糊了的现实与虚幻的界限完全的魇住了。在我看来,通过一种近乎写实的画面观感,叙述一个细节不是那么明朗的故事,却能抽丝拨茧直接呈现最简单情感表达,让观众用自己独有的记忆将细节填补完整——这个过程中,观众们可以自然而然的找到共鸣,是“秒五”最大的成功之处。毕竟,绝大多数人心中,都是有着那么几分怀恋的。

于是当我听闻《言叶之庭》将在中国大陆网络同步上映时,心情完全可以用“喜大普奔”四个字来简明扼要的概述——毕竟观赏他的作品可谓一种精神上的享受,而且只要五块钱就可以换得720P的画质,还可以免受舟车劳顿找电影院之苦,还真是很合算的。

不过,吸引我观看这部作品还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“雨”。新海诚在作品访谈中,曾经提到“雨在这部作品中也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”,这句话一下子就勾起了我的兴趣。

新海诚的动画制作,画面风格可谓写实到以假乱真,而在《言叶之庭》中,尽管雨滴实际上是后期制作而成,但当我看到密集的雨滴叩击新宿御苑内的湖泊水面上时,仍旧逼真的像是打开了另一个世界的大门,让人不得不感叹制作团队的用心程度。荡漾开来的翠绿色波纹,因不堪重负而渐渐折弯的枝叶,处处都为观众们展现着一个似真似幻的世界,一个近在咫尺又遥不可及的世界。

并且,新海诚不喜欢用语言讲故事。《言叶之庭》的字幕文件,恐怕比不少新番一集的字幕文件都要小——尽管影片的长度接近一集动画长度的两倍。

新海诚更喜欢通过画面与声音这种细节,向观众潜移默化的传达一种情感的基调:晴朗天空下,通向新宿御苑的道路是炎热焦躁的;主人公坐在教室的窗边,阳光投射进来时,主人公与他所处的环境却是昏暗的;而狂风骤雨中,主人公身旁的植物却仿佛身处晕开的水墨画中,颜色愈发饱满了起来。晴朗天空下的风声,与急促的雨声,酝酿着的情绪也骤然不同,仿佛前者存在的意义,就是等待着后者的出现。

而这次的故事,亦是在雨中拉开了帷幕。

 

十五岁的男主人公秋月孝雄有一个成为制鞋匠人的梦想,这一源自童年少不更事时的梦想占据了他脑海中最重的那一角。然而,由于母亲过早的离去,他原本纯真的心灵,不得不提前扛起现实的重担。十五岁的年纪,则将他禁锢在了校园中那两尺课桌前。提前的成熟让他明白,最靠谱的维持住着平稳生活的方式,就是按部就班的沿着绝大多数人的路走下去。

“晴朗的早晨,我会按部就班,换乘地铁来这里,但总觉得自己根本不属于这里。”

然而,实际上仍旧年轻的魂灵,无法在安稳的道路上找到归属感,难以按捺这种一成不变的压抑。

“小时候,天空分明触手可及;于是喜欢上雨,因他带来天空的气味,经常在下雨的早晨,不再换乘地铁、转身走出车站。”

青春期的叛逆与对理想的执着,在下雨天找到了一个奔涌的出口,赋予了他肆意逃课的勇气,让他在新宿御苑的亭中,在笔记本上挥洒灵感。

但他仍旧不知道,梦的下一步要怎么走,而仅仅将这雨天当做另一个世界,如同幻象一般的世界,以此取得平凡生活重压下的平衡。

 

二十七岁的雪野百香里几乎丧失了她手中的一切。被与自己不和的学生用卑劣的手段从讲台上拉了下来,自己所爱之人又放开了紧握着的手。近乎绝望的她发现自己仿佛丧失了容身之地,这甚至影响到了她的身体状况,直至丧失了味觉。

“自那时起,我……谎话连篇。”

原本的道路在眼前分崩离析,她于是只能在原地打转,直到偶然之间在新宿御苑的一角,那个古朴的亭子里找到了休憩的场所——无论是生理上的,还是心理上的。

然而,晴天的御苑并不属于她。时常出现的游人聊着她不了解的话题,以充实生活的姿态从她面前走过。只有雨天。只有雨天,一切才都会寂静下来,没有其他人,只有她自己。

唯二能让她的味蕾有所触动的,只有啤酒和巧克力。尽管这搭配很奇怪,但是只有如此,才能让她的味觉不至于与外界完全的失去感知,让她变得更加孤独。

 

很多人喜欢下雨天,我也是。

感觉有了雨帘视觉上的阻隔,雨声听觉上的阻隔,和雨水的气味在嗅觉上的阻隔,我的身边仿佛不再有其他人,就像整个世界都归我所有。

凭借雨,任何人都能创造出一个世界,我是这样,秋月孝雄是这样,雪野百香里也是这样,还有许许多多的人也是这样。

但是,置身在这样的世界里,最终都会感受到无解的孤独。

然而,若是这样的两个世界结合到了一起的话?

 

“鳴る神の 少し響みて さし曇り 雨も降らぬか 君を留めむ”

(雷神轻动 刺雲霾阴 愿雨零耶 愿君将留)

万叶集,十一卷,第二五一三

 

我们可以用一个放在大多数动画、漫画和轻小说当中都算数的短语,来描述发生了什么:Boy meets girl.

是的,相见这件事只是非常普通的一件事;但当两人都处于一种下雨天笼罩的孤独与寂寞当中时呢?

“这个人……似曾相识”,秋月孝雄这么问自己。就算他确实在学校与这位未曾教过他课的老师有一面之缘,我也更愿意相信,是两人气质的相似,让他感觉仿佛又见到了自己。而雪野百香里的回答亦是如此:“也许,真的见过呢。”

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,相似的人总会互相吸引,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。于是,雨天的亭子里有了他鞋匠的梦想,她“宽容的公司和老板”,他的笔记本,她的啤酒罐,他做的便当,和她递出的的图鉴。声音夹杂着雨点,听过之后就会消失不见;而逐渐恢复的味觉和那本图鉴的重量,让两个人逐渐觉得这一切,仿佛不再是那个似真似幻的世界。两人依旧在雨天的亭子里相见,但好像就连砸在水面上荡起涟漪的雨点,感觉都不那么安分了。

“只有两件事是清楚明了的:对她而言,十五岁的我,只不过是个孩子;接下来,只有制鞋,能将我带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地方。他仿佛已经意识到,自己之前的岁月里,从未这般渴求过为别人做一件事。

于是秋月孝雄提出了那个请求。为了她做一双鞋的请求。

 

东京入夏,雨过天晴。

秋月孝雄的生活仿佛回到了正轨,然而很多事情不一样了。一个人居住的他加快了步伐,打工赚钱,练习制鞋。他意识到,梦的种子一旦发芽,就再也停不下来了。而尽管他仍旧不知道她究竟是谁,但他的心在很久以前,就已经无法抗拒的沉进去了。

雪野百香里的生活仍旧如常,至少从表面上看并无改变。但她无意识的游荡到新宿御苑的亭子中时,会突然意识到他并不在这里。她终于发现,自己从心底里渴望着下雨,渴望着两个人再一次的相聚。“二十七岁的我,丝毫不比十五岁时的我聪明。”

无论在什么地方,哪怕离开地球三百多公里的天宫一号上也是同样:两滴水的距离足够接近时,就会融在一起。雨中的世界,也正是如此——魂灵如水。

他们,都希望对方能够走得更远。

 

直到那一天。

“雪野老师!”

当两个人在晴天的世界相见,那种近似幻象一般的世界沉甸甸的落到了现实,对两个人来说都是一种震撼。

与梦碎不同,心中的一切并没有变化;但是当绚丽的梦境映照在无法想象的平凡的日常中重现,任谁都会迷惘,何况是秋月孝雄这种过早成熟起来的人。

然而,幸运的是,他的心还是年轻的——他在做那双鞋的时候,秉承的是一种无垢的情感,再单纯不过;而他下意识的以为,这种情感只能出现在无垢的世界当中。

但是他错了。当他的拳头落在三年级的前辈脸上时,他终于明白,人的心情是单纯的,与所处的世界并没有关系。

 

“鳴る神の 少し響みて 降らずとも 我は留まらむ 妹し留めば”

(雷神轻动 却无雨零 纵无雨零 吾亦将留)

万叶集,十一卷,第二五一四

 

是啊,纵无雨零,吾亦将留。能够说出这种话的人,才能算得上真正成熟的人。能够为自己的选择担起可能出现的一切,坚持自己的信念,一直走下去。

故事到这里,似乎也该皆大欢喜的结束了——两人终于吐露心迹,男主角也找到了未来的道路,可喜可贺可喜可贺。

但新海诚不这么想。新海诚拍动画电影,好像特别追求现实感,为的就是复原现实,但又和现实有那么一点不一样。

就像雪野百香里最后要回到四国。如果是纯粹的文艺作品,或许秋月孝雄就会追着雪野老师到那边去——毕竟家里已经没什么好牵挂的了,两个人一起也更安心不是吗?

但现实并不是这样的。

 

《新世纪福音战士》里有个很著名的概念叫“AT力场”,原理就是“心与心之间的绝对领域;而现实生活也是如此。人永远不可能百分之百的了解其他人的心,绝无例外。

所以雪野百香里听到秋月孝雄的告白之后,会有那么十几秒的停顿——感谢制作团队完美复原了脸颊从最初惊讶是的苍白到喜悦时的潮红——但她拒绝了。

“谢谢你给的这段时光,秋月。”

这既是谎话,又不是谎话。

而当秋月孝雄追上停在楼梯口的雪野百香里时,他也是这么做的:即是谎话,又不是谎话。

“我在憧憬什么,在爱慕谁,也无法传达,不过一厢情愿。”

这就是现实,阳光炙烤下的现实。没有雨水的遮蔽,一切都显得美丽而残酷。

但至少,他们都为对方带去了最珍贵的东西:在阳光下前行的力量。

尽管前行的道路将会孤身一人,但我知道,你一定会在终点等着我。

“如果有一天,能够走得更稳更远了,就去见她吧。”

这样就好了,不是吗?

 

这一次,新海诚并未令影迷们失望——尽管震撼程度并不及《秒速五厘米》,在剧情上甚至获得了不少“狗血”一类的评价,但总的来说,他渴望表达的思想依旧明确:雨中的世界象征着孤独,却又蕴含着梦想;而爱情的力量,则足以让阳光照进雨水,迈出前进的步伐。正如海报上的宣传语所说,以爱情来临前的孤独——“孤悲”来呈现“恋爱”。

どしゃぶりでもかまわないと
ずぶぬれでもかまわないと
しぶきあげるきみが消えてく
路地裏では朝が早いから
今のうちにきみをつかまえ
行かないで 行かないで
そう言うよ

即使是瓢泼大雨也不管不顾
即使被完全淋湿也不管不顾
扬起水花的你在大雨里渐行渐远
小巷就要迎来黎明
我要趁现在紧紧抓住你
不要离开我 不要离开我
对你这样说

——秦基博《Rain》

这篇文章搁笔时,我正坐在已经晚点的深夜列车上。窗外几无灯光,没有空调的车厢里闷热不堪,只有规律的哐啷声不断响起。此情此景,让我自然而然的忆起了远野贵树为了与筱原明里相见而踏上的路途。而当秋月孝雄从梦的这一头走到那一头之后,他是不是也会像这样,踏上南去的列车呢?

在新海诚的镜头下,几乎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身上的些许痕迹。而这次,不知道又会有多少人,会想起曾经一个人的雨中世界呢?又有多少人能够越过孤悲,收获所爱,迈上晴日下崭新的道路呢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