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角川华文轻小说暨插画大赏获奖者访谈实录

作为全国高中社团的唯一受邀代表,今天下午我有幸参加了2013年角川华文轻小说暨插画大赏颁奖典礼,见证了各项大奖的诞生。

插画部分

铜赏获得者——MAIKA(台湾)。参赛作品:(原创区):《枫红幻奏诗》;(同人区):《电波女与青春男》。

银赏获得者——杨倩(大陆)。参赛作品:(原创区):《Ash-world》;(同人区):《刀剑神域》。

金赏获得者——Fori(台湾)。参赛作品:(原创区):《HOUND》;(同人区):《奇诺之旅》。

短篇轻小说部分

银赏——胡栋成(大陆)作品:《Sandy》,在线试阅:http://t.cn/zYrv2S1

铜赏——E.T.(台湾)(代领)作品:《幽灵》,在线试阅:http://t.cn/zYrv2S3

金赏——何文晨(大陆)作品:《那年的云,那晚的雪》,在线试阅:http://t.cn/zYrvq50

长篇轻小说部分

铜赏——Xerses(台湾)(代领),作品:《托生莲》,在线试阅:http://t.cn/zYBkYeo

铜赏——小鹿(台湾)(代领),作品:《当恋爱成为交易的时候》,在线试阅:http://t.cn/zYBkRvG

银赏——KILLER(台湾),作品:《暗之国的小红帽》,在线试阅:http://t.cn/zYBs9QI

由于今年的参赛作品中或多或少都有让人感到不满意的部分,于是经过评审组的慎重考虑,今年的长篇金奖从缺。

 

颁奖环节之后,五位来到了典礼现场的获奖者在现场接受了部分媒体的集体采访。

左至右:胡栋成、何文晨、KILLER、杨倩、Fori

以下是经过整理的问答实录:

新快报社记者:因为轻小说在文学领域还是经常被称为“次文化文学”,请问各位是如何看待这种评价的?

KILLER(以下简称K):关于第一个问题,虽然轻小说的确经常被称为“次文化文学”,但面对不同读者的文学体裁有着不同的需求与影响。其实轻小说与传统文学有着不同的宗旨,要达成的目标也不同,我觉得被称为“次文化”也没有什么不好,(一部优秀的文学作品)在于说有没有投入心血和发挥创意来写,而并不在于文学体裁是否主流。

胡栋成(以下简称胡):其实我觉得文学的分类其实并不重要,一部分轻小说其实也可以归类到推理小说里面,而一部分推理小说也可以归类为轻小说——例如日本作家乙一,据我说知他是不喜欢别人称他为“轻小说作家”的,但很多人都在把他的作品当成轻小说来阅读,还有很多其他种类的小说,某种程度上来说都能归类到轻小说里面来。所以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作品的质量,而不是作品的分类。

和邪社记者:一部插画从创意构思到线稿到上色到完成稿中间会经历很多的环节,也是非常困难的,所以想问一下在一幅插画、或者一系列的作品完成的过程当中,有没有遇到特别大的困难,或者说遇到想放弃的时候会怎么办?

Fori(以下简称F):对于这个问题,(我在插画创作中)也确实会遇到很多很困难的地方和想放弃的时候,不过有的时候就会对自己说“既然都有了点子,那就想办法把这个问题解决掉”;也可能因为作画的时间太紧凑,也没有时间休息,这时候就要找一段时间用来放松和休息,可能一段时间以后自然而然就会有(解决)这个问题的方法出现。有的时候我也会多看看自己喜欢的画师的作品,因为很多画作都可以拿来参考,就会有很多各式各样的灵感在这时候迸发出来。

笔者:各位小说获奖者对“在学生时代进行创作”有什么看法,会不会因为阅历上的差距而是作品显得不够优秀?

何文晨(以下简称何):其实我想说,写小说就和盖房子一样,房子能修到多漂亮,完全在于这座房子的根基是否牢固。这个根基来自于哪里呢?就是说小说的灵感不会一下子凭空出现,如果只是凭想象的话,那就永远无法让读者产生代入感。也就是说你要是想写出好的小说,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说你要拥有丰富的生活经历。可能中学生一直都在学校里面,他的经历就不会太多,但你可以把身边的一些事情写出来——只有写真实经历过的事,才能更容易的打动身边的人。当你拥有更多的生活阅历之后,就会创作出更优秀的小说。

信息时报记者:想问一下对未来的计划是怎样?

杨倩(以下简称杨):(妹子的声音太小了,现场都很难听清,因此内容不一定完全准确)能获得这次插画银奖我非常高兴,以后也会在插画创作方面继续努力,但另一方面我个人的兴趣主要还是在漫画方面,以后也会去尝试新风格的创作。

和邪社记者:各位最喜欢的轻小说作家、插画家或者漫画家是哪位?

F:黑星紅白(《奇诺之旅》插画师),因为他的风格非常细腻,构图风格我个人也非常喜欢,像是生物的化石啊,标本啊,自然的植物等等。同时他的插画也非常有内涵。

杨:三轮士郎,因为他的创作领域很广,作品也有漫画也有插图,是我一直在努力追赶的对象。

K:最喜欢的轻小说作家是典心(台湾言情小说家,著有《砚城志》系列),非常多才多艺,因为他一开始是写罗曼史小说的,在我们那里被称为“罗曼史天后”,然后后来又跨界去写轻小说,这我非常佩服。

何:西尾维新。虽然他很多时候是话痨啊,但是不管是哪一种情节,他(的作品)给人的主题都是成长——其实我特别喜欢成长的故事,人的一生就是在不断的成长嘛。插画家嘛,因为我小时候就是个沙包,所以我每次买回来小说,看到那个插图就知道“这个人物就应该是这样子的”,我就觉得所有轻小说的插画师都非常棒,他们能把作者想要表达的东西表达出来。

胡:小说家是樱庭一树,因为她成功从轻小说家转型为大众文学作家,他的作品我基本都看过,都留给我很深的印象——其实我有的时候也希望自己能从轻小说创作逐步走向大众文学,因为轻小说是我的梦想之一,讲出来也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,希望未来自己的作品也能被改编成漫画或者电影;插画师就是VOFAN老师,因为忍野忍是我最喜欢的角色。

jpBeta记者:各位成长或者创作过程中,哪部作品对你们有深刻的影响?

胡:《食梦者》。一部非常热血非常励志的作品。

何:没有特定的作品。对于我来说,从小到大看了这么多小说和漫画,每一部都对我的成长有着一定的影响,没办法分出高下。

K:《福星小子》。非常无厘头、非常搞笑的一部作品,里面也有一种疯狂的幽默感,有的时候我会将一些比较疯癫的话也是拜这部作品所赐吧。最喜欢的角色是拉姆,因为他除了恋爱以外几乎没有得失心,就是觉得享受人生最重要。

杨:《钢炼》。作品里的“等价交换”告诉我,在抱怨一些现实问题之前必定要先付出,只有这样才能有适合你的道路出现。

F:《JoJo的奇幻冒险》。作品里有非常非常多的价值观,那种人物的表达方式对我造成了相当大的冲击,印象非常深刻,很多信念那一方面的东西印象也非常深刻。《Hell sing》我也很喜欢。

漫友文化记者:现在的轻小说界比较常见的是靠设定博人眼球,各位有想过在这方面上有什么突破吗?

K:我会尝试尽可能把两种相差甚远的题材结合到一起,比如说我一直很想写一个“外星人绑架人类结果绑架了一个杀人魔”这样的作品,像这样转变组合方式可能会带来新的突破。

何:小说发展到现在好几百年了吧,可是依然还是有新的点子出现,而且以前的那些点子也可以通过不同的排列组合,来获得全新的灵感。所以设定不重要,重要的是能不能为读者带来新的感受。只要能为读者带来新的感受,创作就永远不会停止。“新瓶装旧酒”也要看装的是什么酒,只要这个酒够香醇,它就依然能够闪耀出光辉。

胡:我觉得可以把业界当中单独使用的东西结合起来,比如说关于时间的设定,要么就是平行世界要么就是时间倒转,我们可以把这两种东西合在一起,这样能比较好的创新。

笔者:两位短篇作者觉得写短篇的时候觉得和长篇相比最难,或者说最特别的部分是什么?

胡:我觉得是控制字数。因为写的时候很容易因为自己的灵感突然迸发,然后字就越写越多。因为短篇字数限制是三万字,所以我写完之后就不停的删,那时候就感觉非常痛心。

何:短篇和长篇最大的不同在于,它要留给读者更多的想象空间。长篇的话你需要把世界观和人物描写的非常生动形象,而短篇就不一样,只能通过一些细节和小故事给大家展示这个世界的一个侧面,通过有限的描述来给读者留下无限的想象空间,要做到这一点就说明你的短篇小说基本上成功了。

《2013年角川华文轻小说暨插画大赏获奖者访谈实录》上有1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